使至三姓咽面 - 昔闻班家子, 笔砚忽然投。 一朝抚长剑, 万里入荒陬。 岂不服艰险, 只思清国雠。 山川去何岁, 霜露几逢秋。 玉塞已遐廓, 铁关方阻修。 东都日窅窅, 西海此悠悠。 卒使功名建, 长封万里侯。
山行见孤松成咏 - 孤松郁山椒, 肃爽凌清霄。 既挺千丈干, 亦生百尺条。 青青恒一色, 落落非一朝。 大厦今已构, 惜哉无人招。 寒霜十二月, 枝叶独不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