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木卧平沙 - 古木卧平沙, 摧残岁月赊。 有根横水石, 无叶拂烟霞。 春至苔为叶, 冬来雪作花。 不逢星汉使, 谁辨是灵槎。
夜光篇 - 游人夜到汝阳间, 夜色冥濛不解颜。 谁家暗起寒山烧, 因此明中得见山。 山头山下须臾满, 历险缘深无暂断。 焦声散著群树鸣, 炎气傍林一川暖。 是时西北多海风, 吹上连天光更雄。 浊烟熏月黑, 高艳爇云红。 初谓炼丹仙灶里, 还疑铸剑神谿中。 划为飞电来照物, 乍作流星并上空。 西山无草光已灭, 东顶荧荧犹未绝。 沸汤空谷数道水, 融盖阴崖几年雪。 两京贫病若为居, 四壁皆成凿照馀。 未得贵游同秉烛, 唯将半影借披书。
汴堤柳 - 隋家天子忆扬州, 厌坐深宫傍海游。 穿地凿山开御路, 鸣笳叠鼓泛清流。 流从巩北分河口, 直到淮南种官柳。 功成力尽人旋亡, 代谢年移树空有。 当时彩女侍君王, 绣帐旌门对柳行。 青叶交垂连幔色, 白花飞度染衣香。 今日摧残何用道, 数里曾无一枝好。 驿骑征帆损更多, 山精野魅藏应老。 凉风八月露为霜, 日夜孤舟入帝乡。 河畔时时闻木落, 客中无不泪沾裳。
淮南寄舍弟 - 昔予从不调, 经岁旅淮源。 念尔长相失, 何时返故园。 寄书迷处所, 分袂隔凉温。 远道俱为客, 他乡共在原。 归情春伴雁, 愁泣夜随猿。 愧见高堂上, 朝朝独倚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