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十二首

宋代 · 夏元鼎

采取铅须密,

诚意辨妍媸。

休教错认,

夺来鼎内及其时。

二物分明真伪,

一得还君永得,

此事契天机。

记取元阳动,

妙用在虚危。

法寅申,

行子午,

总皆非。

自然时节,

梦里也教知。

不属精津气血,

不是肺肝心肾,

真土亦非脾。

言下泄多矣,

凡辈奈无知。

耳目身之宝,

固塞勿飞扬。

存无守有,

中间无念以为常。

把定玄关一窍,

视听尽收归里,

坎兑互堤防。

寤寐神依抱,

形气两相忘。

圆陀陀,

光烁烁,

貌堂堂。

分明真我,

罔象里全彰。

此即非空非色,

自是本来面目,

阴鼎炼元阳。

出世真如佛,

馀二莫思量。

律应黄锺候,

天地尚胚浑。

腾腾一气,

家园平地一枝春。

下手依时急采,

莫放中宫芽溢,

害里却生恩。

火候精勤处,

加减武和文。

定浮沈,

明主客,

别疏亲。

真铅留汞,

造化合乾坤。

此是身中灵宝,

谁信龙从火出,

二八共成斤。

些子希夷法,

只在弄精魂。

擒得铅归舍,

进火莫教迟。

抽添沐浴,

临炉一意且防危。

只为婴儿未壮,

全藉黄婆养育,

丁老共扶持。

火力频加减,

外药亦如之。

汞生芽,

铅作祖,

土刀圭。

火生於木,

炎盛汞还飞。

要得水银真死,

须待阴浮阳伏,

杂类降灰池。

用铅终不用,

古语岂吾欺。

人身藏宇宙,

乌兔走西东。

昼舒夜卷,

不拘春夏与秋冬。

存想非心非肾,

吐纳非精非气,

子午谩行功。

一点真灵宝,

混合自回风。

感婴儿,

交姹女,

爱丁公。

黄婆匹配,

一时辰内上仙宫。

恍惚无中有象,

阳火阴符密契,

大道属鸿濛。

火候能调理,

天地与无穷。

三三乾妙画,

佑圣诞弥尘。

北方壬癸,

水生於坎产元精。

一数先天有象,

元始化生相应,

灵气属阳神。

寿永齐天地,

万物尽回春。

说龟蛇,

名黑杀,

蕴深仁。

阴中阳长,

要知害里却生恩。

此意宜参造化,

正是金丹大道,

不在咽精津。

富贵公方逼,

肯问出人伦。

神气精三药,

举世没人知。

气随精化,

镇常神逐气无归。

心地不明天巧,

业识更缠地网,

背却上天梯。

今古多豪杰,

生死醉如泥。

树头珠,

潭底日,

显金机。

两般识破,

性命更何疑。

活捉金精入木,

炼就当初真一,

方表丈夫儿。

信取玄中趣,

端的世间稀。

闻道不嫌晚,

悟了莫悠悠。

遇时不炼,

今生乌兔恐难留。

些子乾坤简易,

不问在朝居市,

达者尽堪修。

火候无斤两,

大药本非遥。

守旁门,

囚冷屋,

望升超。

迷迷相授,

生死不相饶。

未识先天一气,

孰辨五行生克,

不向眼前求。

试道工夫易,

福薄又难消。

我有一竿竹,

偏会取根源。

从来汲水桔槔,

直挈上西天。

不许常人著手,

管定竿头先折,

提桶落寒泉。

拨得机关转,

北斗向南看。

仗回风,

乘偃月,

勿波澜。

麻姑此日,

西北见张骞。

选佛妙高峰顶,

饮罢醍醐似醉,

独坐玩婵娟。

水湛月明处,

太极更无前。

要蹑天仙步,

金丹是法身。

不知谓气,

须还识後自然真。

大道从花孕子,

点出个中阴魄,

乌兔合阳魂。

北斗随罡转,

天地正氤氲。

采依时,

炼依法,

莫辞勤。

立跻圣域,

从此脱沈沦。

夜气正当过半,

龙虎自然蛰动,

势欲撼乾坤。

片饷工夫耳,

庄算八千春。

要识刀圭诀,

一味水银铅。

驴名马字,

九三四八万千般。

愚底转生分别,

划地唤爷作父,

荆棘满心田。

去道日以远,

至老昧蹄筌。

譬如人,

归故国,

上轻帆。

顺风得路,

夜里也行船。

岂问经州过县,

管取投明须到,

舟子自能牵。

悟道亦如此,

半句不相干。

真一北方气,

玄武产先天。

自然感合,

蛇儿却把黑龟缠。

便是蟾乌遇朔,

亲见虎龙吞啖,

顷刻过崑崙。

赤黑达表里,

炼就水银铅。

有中无,

无中有,

两玄玄。

生身来处,

逆顺圣凡分。

下士闻之大笑,

不笑不足为道,

难为俗人论。

士塞命门了,

去住管由君。

以上夏元鼎作品《水调歌头》共12首

打印    纠错

夏元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