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蟾宫

宋代 · 章谦亨

团圞小酌醺醺醉。

厮捱著、没人肯睡。

呼卢直到五更头,

便铺了妆台梳洗。

庭前鼓吹喧人耳。

蓦忽地、又添一岁。

休嫌不足少年时,

有多少、老如我底。

打印    纠错

章谦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