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宫

宋代 · 陆凝之

东风捏就腰儿细。

系滴粉裙儿不起。

从来只惯掌中看,

怎忍在、烛花影里。

酒红应是铅华褪。

暗蹙损、眉峰双翠。

夜深点緉绣鞋儿,

靠那个、屏风立地。

打印    纠错

陆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