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台

宋代 · 柴元彪

丹碧归来,

天荒地老,

駸駸华发相催。

见说钱塘,

北高峰更崔嵬。

琼林侍宴簪花处,

二十年、满地苍苔。

倩阿谁,

为我起居,

坡柳逋梅。

凄凉往事休重省,

且凭阑感慨,

抚景衔杯。

冷暖由天,

任他花谢花开。

知心只有西湖月,

尚依依、照我徘徊。

更多情,

不间朝昏,

潮去潮来。

打印    纠错

柴元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