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许子儒

唐代 · 窦昉

不能专习礼,

虚心强觅阶。

一年辞爵弁,

半岁履麻鞋。

瓦恶频蒙扌虢,

墙虚屡被叉。

映树便侧睡,

过匮即放乖。

岁暮良工毕,

言是越朋侪。

今日纶言降,

方知愚计喎。

打印    纠错

窦昉